猫嘴大圆脸

【Wut/Frank】妄想故事的情敌组后续日常(?)超短

惯例高能OOC短短短渣文笔

惯例——不甜不虐没爆点,全是脑洞白开水。


友情提示:接在妄想故事之后,前情提要一下就是饭卡找老吴打了一架,意识到了丢的欺骗后消沉,大哭一场以后和老吴一样决定退回朋友位置。


内容提要:高一十三班常去的酒吧里多了两张台球桌。


“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学的桌球……”

Wut听见旁边的人不满地咕哝。

他看向说话的人,对方正缩在一旁的沙发里,双手捧着杯子举在嘴边,明明是在喝酒却让人觉得这人杯子里装的是牛奶或是橙汁之类的乖宝宝饮料。

Jet听到了他的抱怨,笑着回答:“Frank的桌球都是找我学的。”

他说话时的语气有些得意,但很快这得意就被旁边一记意味深长的扫视给生生憋了回去。

在New的注视下,Jet轻咳了几声,收敛了笑容补充道:“我都是自学的。”

Tiw全然没有在意Jet与New之间的暗流涌动,只忿忿地捏紧了手里的杯子,“……他都没有告诉过我!”

Wut顺着他的视线找到了那个伏在台球桌上的身影。

灯光拢在那人身上,刘海投下的阴影模糊了他的面容,薄薄的衬衫在强光下几乎是半透明的,腰背沉下的弧线一览无余,与那下巴尖抵着球杆绷紧的颈部线条一起,勾勒出那人的剪影来。

Wut盯着这画面看了一阵,好半晌才反应过来Tiw刚才说了些什么。

他望着台球桌的方向,心不在焉地想:这对青梅竹马也是蠢到一块儿去了,一个因为害怕躲藏而推开了另一个,另一个也是不甘示弱地因为瞒骗彻底打碎了这段关系。


那天的争执过后,看似一切如常。

Frank照旧与Tiw出双入对,一同上学放学,一起吃饭,分享同一罐冰淇淋,关系亲密得仿佛那天他掉过的眼泪都只是Wut的幻觉。

但它们真实存在,这点Wut比谁都清楚。

他偶尔会在学校的偏僻角落里偶遇躺着发呆的Frank,后者懒洋洋地斜睨他一眼,扬扬眉毛算是打了招呼,等回了教室,他会听Tiw问起Frank的去向。

这时候,Frank不是说去了厕所就是去了办公室——面不改色撒谎的同时又会偷偷瞥他,似乎在确认Wut不会揭穿他的小谎言。

起初Wut还会故意插话,拆台似的和Frank对着干,直到对方再也装不了镇定,掐着桌沿的手指关节都泛了白,他才慢悠悠地把谎圆上。

相同的把戏玩多了,Wut反倒成了替Frank打掩护的帮凶。

他们的关系在一夕之间又回到了刚升学的时候——他们在下课时一起打球,在放学后约好看漫画或是打游戏,动不动隔着一整个教室和对方说上几句,打个手势就能了解彼此要传达的信息。

前几天还大打出手的两个人竟然那么快就和好如初。

不仅仅是Tiw,班上的其他人对此也是满腹疑惑。

两个当事人倒是相处得很自然,毕竟他们的矛盾从来都只因为一个人,当他们各自从Tiw身边退开一步,哪还有什么事情值得他们针锋相对。


“哎——人家第一次打球啦!再给一次机会好不好?”

Wut的思绪被一道娇滴滴的女声给拉了回来。

台球桌那边不知是发生了什么情况,只见Frank倚着墙壁抱着球杆,对着面前的女人歪着脑袋一笑,说起话来下巴一点一点的,直说得那女人拉着他臂弯摇晃。

“哇,Frank怎么又突然开始泡妞了,他不是连小黄片都很少看了吗?”Ko毫不避讳地看了Tiw几眼,惊奇地发问。

Tiw蜷起膝盖靠进沙发里,憋着嘴嘟嚷:“他就没变过。”

不远处的人或许是感受到了他们的注视,视线也转了过来,与Wut的目光交错时忽然挑衅地一扬下巴,挑着眉毛冲他勾了嘴角得意一笑。

Wut凝视着那个在台球桌边晃来晃去的身影,片刻后他叹了口气,把酒杯往桌上一顿,起身就往那个方向走去。

Tiw在他背后问:“Wut,你去哪里?”

他没有回头,只摆摆手撂下一句“有人找我打球”就径直离开,留下其他人在卡座里面面相觑。


Wut走近他们时,和Frank打球的那个女人正趴在桌沿向,开得极低的衣领露出大片雪白柔嫩的肌肤。她撒娇似的说:“我第一次玩,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嘛……否则我肯定要输了。”

Frank的视线从她脸上往下一扫,又迅速地撇到一旁的台球桌上,“嗷,都让你好几手了,再让还不如我直接喝酒认输呢!”

女人鼓着脸,“我再喝就要晕了啦……就这一局嘛!”

Frank痞痞地笑起来,“晕了不是正好?”

眼见这两个人打得火热,Wut毫无电灯泡的的自觉,插着裤兜就晃到了桌边。

Frank一见他就说:“哎,知不知道先来后到啊,我还没打完呢。”

Wut看他抱着球杆绕到台球桌的另一边,心里暗暗好笑,嘴上却一本正经地保证道:“我又不抢你的,你紧张什么。”

说着,他转向旁边一头雾水的女人,微微一笑,语气温柔,“这家伙这么欺负人,我教你打这把怎么样?”

他长得帅气,笑容也暖,跟痞气的Frank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女人犹豫着没有回答,似乎对他的提议有几分动心。

Frank抗议:“嗷,你干嘛呢!”

Wut低头看看台球桌上那一面倒的战况,又挑眉望向他,“你都快赢了,我教她打一局也无所谓吧……输了我帮她喝,赢了你就加倍,怎么样?”

他刻意地顿了一顿,拉长了语调说:“但是你要觉得赢不了……我就等你们玩好这盘……”

“嗷,行了!”Frank从来都受不了激将,“爱教你就教吧,反正到时候也是你喝酒。”

Wut从女人手里接过球杆,Frank不耐烦地将巧粉塞进他掌心。

直到Wut打出第一杆,女人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说好的教台球,压根就没有她的份。


评论(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