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嘴大圆脸

【Wut/Frank】情敌组的妄想故事(3)

惯例高能OOC短短短渣文笔

惯例——不甜不虐没爆点,全是脑洞白开水。


友情提示:老吴饭卡情敌设定。

友情提示2:基本流水账,随便抒发下看完EP20的心情【手动再见】


妄想故事(3)


与Frank在校门口分别时,Wut尚未意识到他狼狈的模样会造成多大的误会。

直到他在第一个红灯前被几个经过的路人指指点点,他才猛然醒悟过来,在绿灯亮起的瞬间一踩油门,顶着路人惊惧的目光将摩托车骑得飞快。

迎面而来的风把他背后的衬衫灌得高高鼓起,扯着领口直让他有些喘不过气,他却顾不上舒服不舒服,半点不敢耽搁地埋着头以最快速度回了家里。

真是倒霉。

清理了脸上的擦伤,又拿毛巾泡了热水敷在脸上,做完这些,他低头瞧着洗手池里泡着的衬衫和水里漫开的浅浅血色,不由得暗骂自己这段时间运气果然是背到了极点。

——想要好好谈个恋爱,偏偏跳出个竹马来搅了局;准备主动退出战局,谁知之前冲动一吻又莫名把他牵扯回了三角关系里……还好今天这一架打完,他算是趁机和Frank把话撂清楚了,之后那两个人再有什么矛盾也挨不到他头上。

这两个大麻烦还是趁早远离为妙。

只是他忘了一件事,如果麻烦能随随便便就这么躲开的话,那也无法称之为麻烦了。


是夜,Wut穿着睡衣站在门口,面沉如水地盯着来人。

他听完对方关于“为什么半夜敲响他家门”的解释后,半晌才反问道:“……他心情不好,让你陪他去酒吧,然后他喝多了和人打了一架,打完既不肯上医院又不想回家……所以你就把他送我这里来了?”

尽管他面色平静,但任谁都能听出他话中浓浓的怒气。

Jet自然也不例外。

“我家也没有什么消毒用的药水之类的,就算有我也搞不清楚用哪些。”他一尴尬就爱挠后脑勺,可是手臂上挂着的Frank却妨碍了他的习惯性小动作。Jet飞快地瞄了下眼前的Wut,确认对方并没有搭把手的意思后只得放弃了挠头的冲动,“酒吧过来最近的就是你家了,拜托啦Wut,不会耽搁你太久的。”

Wut嘲讽地勾了勾嘴角,凉凉地开口:“Jet,你看看现在的时间。”

凌晨一点半,左邻右舍都睡得正香,而他却被急促的门铃声从睡梦中吵醒。

他的目光带着审视的意味停留在Jet的怀里,片刻后,他面无表情地拉开门退后了半步,让出足以让两人通过的空隙来,“进去直走第二个门是浴室,别让他乱跑,我不想到时候还要收拾家里……我先去拿药和纱布。”

Jet连忙道谢。


Wut提着急救箱下楼时,正巧听到Jet在厕所里哇哇乱叫的声音。

他似乎把什么重要的东西落在了酒吧里,“怎么办?我现在回去拿还来得及吗?哎——不行,我还得等你好了再去拿。”

Wut走近几步,到了门口,才听见另一个微弱的声音,“对不起啦……你要不先回去拿吧?我等会儿好了直接到你那里……”

“别闹了,这里到我家你要怎么去?走着去?”Jet在叹气,“我等你吧。”

Wut本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赶紧把Frank处理好就可以打发这两个人一同离开,可Jet在一旁焦躁地走来走去又着实令他心烦不已。

他把脏了的棉签丢在脚边的垃圾桶里,转头看向浴室门口,“Jet,你还是先回去找东西吧,我让Frank在客厅等你,你们走之前记得帮我带上门就行。”

Jet一愣,“可以吗?”

Wut皱着眉头赶人,“要去就赶紧去,别在这里浪费时间。”


Jet走了以后,屋子里顿时静了许多。

Frank还算是意识清醒,只是整个人都没什么力气似的瘫在那里,没了平时那样活泼聒噪,闷声不响地坐在浴缸边沿,整个人都显得有些颓然。

Wut捏着棉球沾了些双氧水,并不温柔地点上他眉弓上一道细小的血口。

Frank疼得直皱眉头,下意识地向后仰了身体想要避开,整个人却差点栽进浴缸里。

Wut眼明手快地揽住他后背,把他按回原位。生怕再发生一次刚才的意外,他索性挨着对方坐在浴缸边缘,一手托着他后脑一手上药。

Frank低声道谢,声音几乎可以说是嘶哑。

Wut挑了挑眉,冷淡地回答:“谢谢就不用了,以后别来找我麻烦就好。”

“我哪里……”Frank条件反射地要反驳,抬眼间对上Wut的视线又悻悻地改口,“早上是我误会了……”

最后半句话他迟疑了半天都没说出来,Wut倒是从那嘴型分辨出,那是一句道歉。


依他的猜想,Frank顶多就是为了早上的误会道歉。

于是,他顿了顿手上的动作,“如果是为了早上的事情,那没有必要跟我道歉抱歉,争风吃醋打一架没什么大不了的。”

Frank立即否认:“不是因为早上的事情。”

“哦?不是吗?”Wut稍微有了些好奇,“那还有什么事?”

被提问的人扭开脸不愿回答。

Wut单手捉着他的下巴,强硬地扭回他的脸。

“别乱动,才涂了一半。”他说。

Frank似乎并不适应这样近的距离,力气软绵绵地挣了一阵没挣开,只能闭了眼睛假装看不见。

Wut拿棉签沾了药水,重重地按在他嘴角。

Frank一下子疼得倒抽了口凉气,五官都要皱到一起似的。

“你!”他唰地睁开眼,瞪着Wut的神态又恢复了些平时那种不服气的样子。

这才是Wut所熟悉的Frank。


只是这样的Frank并没有持续太久就沉寂了下去,那个神情哀伤态度畏缩的Frank又冒了出来。

Wut看不惯这样子的他,有心想说几句,但潜意识里又有个声音在警告他少管闲事。两个念头势均力敌了一阵,最后他还是选择了缄默不言。

这样的沉默持续了许久,直到Wut准备起身去收拾洗手台上的药水棉签时,Frank才下定决心似的叫住他,问道:“Wut,你和Tiw看电影的那天……你吻他的时候,他推开你了吗?”

Wut回想起那天Tiw惊愕的表情,当时的怦然心动竟然已经荡然无存。

他平静地回答:“没有。”

Frank看起来一点都不意外,“果然。”他苦笑了一声,“我一直以为我是第一个,以为你是……”

“第三者?”Wut替他说了剩下半句话,语气有些轻蔑,“总算发现自己才是后来的了?”

Frank被他激将了一句,眼神里有些怒意,“我一直都在Tiw身边!比你早了好几年!”

Wut满不在乎地笑了,“是啊,早了很多年,那不是没有什么用吗?不是我来抢的Tiw,是你自己什么都不懂,一点点把他推过来的。”

Frank神情一黯,忽然间就没了声音。


Wut懒得同情他,到柜子里取了块干净的毛巾,打上热水,绞干叠好,贴在他额角的淤青上,叮嘱道:“按着别动,等会儿毛巾冷了再换。”

说完,他也不管对方有没有点头,自顾自地收拾了浴室,把脏了的棉签纸巾都扫进了垃圾桶,一手提着垃圾袋一手抱着急救箱往外走去。

丢了垃圾回来,Frank额头上的毛巾已经凉了不少。

接过毛巾时,他瞟了眼对方微红的眼眶和鼻尖,一言不发地将另一块干净的热毛巾按在他额上。

Frank扯着毛巾遮住眼睛,只露了半张脸在外头,嘴唇用力抿着,肌肉也绷得紧紧的。

Wut识趣地留他一个人待在浴室,自己出了门给Jet打电话。

Jet刚从酒吧里拿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正在赶回来的路上。

他问Wut关于Frank的情况,有些埋怨地念叨为什么不让Frank直接睡在他家里得了。

“我有洁癖,他身上太脏了。”他这么解释。

Jet在那头大声嚷嚷说可以让他洗个澡嘛。

Wut却不肯答应。

他和Frank之间,唯一不需要的就是泛滥的同情心。

评论(10)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