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嘴大圆脸

【Wut/Frank】情敌组的妄想故事(1)

惯例高能OOC短短短渣文笔

惯例——不甜不虐没爆点,全是脑洞白开水。



内容提要:中枪的总是老吴。


将人双手反剪着压在洗手台上,Wut透过镜子,总算瞧清楚了身下人的脸以及倔强的神情。

怎么我就这么倒霉,一个两个都特么来招我?

他的脑海中迅速地掠过这个念头。


十分钟前,他和Tiw办公室门口偶遇,两人为了这些日子的事情大吵了一架,或者说,他单方面再也克制不住脾气,冲着对方发了好一通火。

随后他就把伤心的Tiw抛在身后,独自来到了这个没什么人来的小角落散心。

谁知他刚走到洗手台边,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就由远及近地向他的方向狂奔而来。

他下意识地回头去看,眼前却毫无征兆地迎来了一只放大的拳头,这一拳头来得又快又急,尽管他下意识地偏头躲开,颧骨上还是遭了重重的一下,直打得他眼冒金星。

幸好他及时扶住了洗手台边缘,才不至于踉跄着跌下台阶。

他的颧骨正隐隐作痛,连带着左眼都有些难以睁开。然而对方并没有要就此放过他的意思,揪住了他的前襟还要再打。


Wut好不容易平息下去的怒火又蹭地窜了起来。

他架开了对方的拳头,顺势捉住那双胳膊往怀里一扯,膝盖向上用力一顶,只听一声闷哼,对方的力道顿时有些软了下来。只是那人还没有放弃攻击自己的意图,挣扎间,甚至还用上了头槌这种两败俱伤的做法。

鼻腔里胀得发酸,温热的液体很快就争先恐后地涌出来,滴在他的衣襟上。

这意外的流血激起了Wut骨子里的那点凶性。

什么温柔可亲的笑容和好脾气,统统都滚蛋去吧。

他狠狠地扭住对方的两条手臂,反剪在背后单手握住,接着将人推在洗手台上使劲按住。

Wut此时眼睛也舒服些了,他气喘吁吁地看向镜子,却惊讶地发现这个不要命的袭击者竟然是Frank。


两个人都狼狈不堪。

他颧骨鼻梁都是青肿的,Frank脸上也是调色盘似的,嘴唇甚至还破了皮,渗出来的血丝染了半边嘴角。

少许的艳色衬得那张脸越发苍白。

Wut单手钳住对方两只手腕,另一只手随手把水龙头打开,蘸了水开始擦那些开始干涸的血迹。被迫伏在洗手台上的Frank被溅了一头一脸,但Wut全然不在意他是什么状况,只自顾自地擦了脸洗了手,才提溜着Frank的后领把他从水池上拉起来。

Wut恶狠狠地发问:“我哪里惹到你了你要这么跟我过不去?”

Frank起初不说话,被Wut逼问了几回以后才咬牙切齿地回答:“你自己心里清楚!”

Wut冷笑,“哦?我清楚?你倒是说说看,除了Tiw,我到底还能有什么事惹到你。”

话音刚落,被挟制着的人忽地挣扎起来,可这样的姿势使不上太多力气,他再挣扎也只是徒劳无功罢了。


不一会儿,对方停止了这种无意义的反抗,转而愤恨地盯住镜子里的Wut。

他眼神中的怨气再显眼不过,Wut当场就明白过来这事儿肯定又和Tiw有关,但他实在想不出这几天发生过什么值得他们大打出手的事件。

于是,他稍稍平复了心情,尽量冷静地问:“Tiw和我没什么特殊关系,你是不是搞错了?”

“误会?”Frank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老子只是在花园里打个盹,又不是聋!你当我没听见?”

花园……是在说走廊外头那个小凉亭和草丛?

Wut瞬间明白过来了。

十分钟前,他在那里对Tiw发了火,十分钟后,偷听到对话的Frank就要过来暴打他一顿。

自认为捋清了这事的逻辑,Wut不禁火冒三丈,“你就为了这点事来揍我?”


Frank在他手底下奋力地扭动身体,“这点事?”他猛地昂起头,瞪着镜子里的Wut提高了音量,“你管这叫这点事?你亲了我老婆你管这叫这点事!”

发觉自己猜测错了对方的来意,Wut有些愣住,“什么?”

“你别给我装傻!Tiw早就答应跟我在一起了,你特么装生病故意让Tiw照顾你去亲他……”

“装生病?”Wut突然被这混乱的时间线搞混了,“等等,我什么时候生病去亲他了?”

“Ko生日!”Frank气急败坏地吼,“嗷,你现在不敢承认了是吧?亲了Tiw,把他骂一顿,翻脸就要走人是吧?”

Ko的生日?

“我那天在他家待过,但是我很快就走了。”Wut确信自己那天并没有发烧到糊里糊涂就亲了Tiw的地步,因此他理所当然地将这件事归结为误会,“你搞错人了吧。”

“搞错个P!”Frank气得一双眼里都要冒出火来,“Tiw都说了是你主动亲他的!”


“明明是你先主动亲我的,为什么突然就变成陌生人了?连朋友都不能做了吗?”

方才Tiw那委屈的声音仿佛又在耳边响起,Wut有些心烦地皱了眉。

这样的表现落在Frank眼里,立即就被对方理解为了默认,他再度露出了愤怒的模样,怒冲冲地指责:“你现在总算敢承认了?”

“我是亲过他。”Wut冷淡地解释,“不过不是那天,是你碰见我们看电影那次……那时候你们两个还没在一起吧?单身亲一下怎么了?你们在一起以后我就没再和他主动接触过了,这样还不够吗?”

他说着说着,却看见镜子里的Frank脸色越来越白,手掌下碰到的身体也是在微微颤抖的。

他透过镜子,望进对方略显空洞的眼神中,忍不住问:“哎,你怎么了……”

刚才还被他死死压制住的人骤然暴起,力道大得他几乎抓不住,晃神间就被对方撞在了地上。

Frank跨在他腰上,一手卡着他脖颈与锁骨之间,另一手紧握成拳高高举着,背着光的面容模糊不清,“你刚才说,是什么时候?”

Wut仰面倒在地上,迎着头顶刺目的阳光,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这光晃出了些错觉。

Frank的手似乎抖得很厉害。


他照实回答:“是你碰到我们看电影那天。”

那拳头擦着他的话音落下来,亏得他早有准备,一侧头一抬手,就将对方的拳头牢牢抓在掌心。

Frank甩了几下没甩开,就换了另一只手来打。

Wut被他压着打了几下,不免有些窝火。

他骂道:“你是不是有病?我都跟你说了我后来没主动找过他了,你换个人吃醋可以不可以?”

Frank却仿佛没听到他的话似的,机械地挥拳头要去打他,嘴里念叨着一些他听不懂的话。

什么“都是你的错,以前Tiw不会这样的”,什么“果然都是骗子”,什么“为什么”……Wut完全听不懂,他也不是很想懂这对青梅竹马之间的弯弯绕绕。

于是他找了机会,再次攥住了对方的拳头,一翻身将人反过来压住。

就着头顶的阳光,他总算看清了Frank的脸。

到处都是青肿破皮,沾了地上的灰,还淌着几颗水珠。


在此时,Frank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Wut松开他的手示意让他听电话,却听见一声熟悉的呼唤。

“哎,Frank,你在这里吗?”

隔着一面墙,Tiw似乎正在快步走来。

眼下的情形很容易让人误会他们有些什么,Wut也不愿和这对青梅竹马再多做纠缠,便迅速地起身准备离开。

谁料地上的人会拽住他的手腕。

Tiw的脚步声越来越近,Wut低下头去,看见Frank的嘴巴一张一合,似乎是要和他说些什么,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眼见着一道影子要转过墙角,Wut毫不犹豫地将人从地上一把拖起,迅速地掏出对方裤子口袋里的手机扔在地上,然后半扛半抱地转进厕所,找了个隔间钻了进去。


评论(9)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