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嘴大圆脸

【Wut/Frank】情敌组长篇流水账(完)

惯例高能OOC渣文笔

惯例——不甜不虐没爆点,全是脑洞白开水。


设定提要:高中毕业十年后,Wut大明星Frank运动员。

友情提示:流………………水………………账………………

友情提示2:我起晚了所以……嗯……如果这篇赶在直播前更新,那多半不可能的了……


十年(完)


毕竟是久违的十三班男生的聚会,虽然地点从酒吧和KTV转移到了稍微正式些的高档餐厅,他们之间的距离感并没有因此而增加,相处起来倒是和过去没什么两样:

Boss和Peet聊艺术人生;Ko偶尔会插嘴,惹得Boss和他吵上几句;Mit帮腔Boss,一不小心就引来了Ko的火力;Bank软绵绵地让他们别吵……好不容易失态平息,Jet好死不死地说了句Ko就缺个对象管教管教,双胞胎再一起哄,战火又一次升级,而New淡定地放了刀叉,手爬到桌子底下恶狠狠地一掐,Jet赶紧求饶。

唯三没有加入的旁观者里,Tiw和Frank一开始还有些不自然,你来我往地吵了几句——那对白和小学生似的——以后,他们又向彼此道了歉,氛围莫名就缓和了起来。

Wut听着他们俩斗嘴,一时错觉,好像他们又回到了十年前,那时他们都还穿着校服,而他始终在这对竹马身边徘徊不去,看他们和乐融融,试图加入却接连失败。

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世界是独立存在、容不下第三个人的,十年的时间,够他学会了微笑倾听。

仅此而已。

他看不下去,找了借口说要去外面接个电话,绕了些路走到酒店另一侧的阳台上。


他正倚着栏杆发呆,面前却突然多了只拿了烟盒的手。

“喏,要抽吗?”New问他。

Wut手几乎都碰到了烟盒,却还是缩了回来。

“算了,”他说,“他等会儿闻到估计要骂死我。”

New啧了一声,也不多劝,自己捻了一支叼在唇边,手挡着四周的风,打火机唰唰按了两下,就颇为熟练地点了烟。

他吐了个烟圈,似炫耀又似羡慕地叹气:“你要知道,Jet从来都懒得管我抽烟,我现在也不在意他喝酒泡吧……知足吧。”

Wut懂他的意思,却没什么高兴的表情,反倒是有些消沉地说,“前提是他没把我当什么青梅竹马二号……Jet没什么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吧。”

New瞬间冷了脸,挑着眉哼道:“青梅竹马……是没有,情敌倒是一大堆。”

Wut转过身,扶着栏杆往酒店外的远方眺望,由衷地说:“幸好没有。”

“是嘛。”New耸耸肩,“抱歉,没体验过……”


Wut给他举了个例子,“你玩德州的时候手牌最大是数字,结果翻了底牌发现什么花色对子都没有,手牌还是最大的……”

New忍不住笑出声来,“有这么惨?”

Wut苦笑,“其实上家手牌也挺烂,谁知道人家筹码多,我就算all in,他还能接着升……”

明明大家都摸得一手烂牌,竹马的优势就是积蓄够多,够他们肆意挥霍。

当年的Frank是这样,现在的Tiw也可以是这样。

想起饭桌上那两人完全无视了十年的空白,聊着各自的近况,那默契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消磨而消褪,别说横插一脚了,他能插一嘴就挺好的了。

Wut为此只得无奈叹息。

New问:“那你有什么打算?”

“看他怎么打算了。”Wut似乎很平静地说着,藏在衣兜里的手却略微颤抖,“他跟Tiw那种一逼就跑的毛病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逼急了他跑得能比Tiw还快。”

New深以为然地点头。


Wut强笑着扯开话题,“我后天要出国拍个宣传,估计没法送Mit他们去机场了。”

New低头抖了抖鞋面上的烟灰,“我们也是,Jet说送Mit他们去机场的话,就顺便去巴厘岛拍照,杂志那边应该是同意了,谁知道给我们定的机票时间比Mit他们早了一天。”

“公费旅游啊……”Wut咂嘴感叹。

“说得好像你不是公费……”

Wut撇撇嘴,打断他道:“Frank上次陪我去纽约就没报销吧。”

New嗤笑,“你让他跟我拍拍杂志估计就行了……反正他脸和手都很吃香,只要不拍全身,谁知道他是个小胖子。”

“还是自费吧。”Wut一想到上次的Daw,只觉得娱乐圈对于Frank而言完全是危机四伏,“反正他以后也不一定会跟我到处跑了……好看的手到处都是,你别老盯着他。”

New夸张地点点头,“知道啦知道啦。”


两人回去的时候,一群人已经点上了酒。

Wut本能地去看Frank的杯子,看到里头装着的还是橙汁以后不由得松了口气。

New一个巴掌已经拍到了Jet的肩膀上,力气大得Jet跳起来嗷嗷直叫。

双胞胎正一左一右地勾着Ko的脖子劝酒,Wut经过他们身边,走向Frank和Tiw。

他听见Tiw严肃地警告Frank不许喝酒,而后者则乖乖地低了头听训,这让他不禁想起了当时逼着Frank戒酒的场景。

两个人闹得可以说是鸡飞狗跳,哪有现在这样你说我听的和谐。

Frank见到他过去,似乎也想到了同一件事,眉飞色舞地和Tiw说起来Wut死活不让他碰酒精的那段日子。

Wut插嘴说:“你要不别来招惹我,招我了还怪我管你?”

Frank扬着下巴挑衅地回视他,“那你别管呀。”

Wut看了他一会儿,笑着答应:“你自己选吧,只要你不来招我,我就不管你了。”

Frank鼓着嘴别开脸,说Tiw回来了就可以喝好喝的淡汤了,他爱找谁找谁。

Tiw眉眼含笑,安静地听。

他偷偷地拿了钥匙,只和New说了一声后就悄然离开。


在帕劳的宣传影片拍得很顺利,天气晴朗,阳光倒不如七八月份时候炙热,反而暖洋洋的令人仿佛置身温泉。

四月底五月初是最合适来这里度假的季节,海滩上的情侣随处可见,Wut偶尔一个人在拍摄闲暇出来晃悠的看起来倒是有点孤独。

这些天他几乎完全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临走前和New打了声招呼以后就把手机交到了经纪人那里,整个人便完完全全地投入了工作中。

一转眼就是一星期过去了。

短片拍摄结束,Wut并没有跟着组里的其他人一同回去,临时起意在帕劳又待了两晚。


回到曼谷那天,正好是周六凌晨,他在飞机上睡饱了,在这个点反而是一点困意都没有。

下了出租车,Wut站在门外,凝视着黑沉沉的、没有丝毫光线透出的窗帘发呆,看起来好像有些挣扎,好一会儿他才下定了决心似的,掏出钥匙进去,他开灯、换鞋、将钥匙挂到门边……转过身时,他对着沙发上坐起的人露出惊奇的表情来。

那个人穿着略大了一些的睡衣,毯子滑在腰间,顶着一头乱发傻傻地望了他一会儿。

“Wut?”他不确定地唤了一声,还重重地揉了揉眼睛。

Wut将手里的行李袋扔在一旁的鞋柜上,朝他走过去,边走边叹气,“你怎么还在这里?”

他一说话,沙发上的人又愣住了。

“真的是你?”那个人有一瞬的惊喜,遂即暴跳如雷地冲了过来,一拳就往Wut脸上重重挥去,“你他妈还敢回来!”

Wut不躲不闪地任他打了这一下,脚步踉跄了下就跌进身后的沙发里。

Frank跨上去又抡起胳膊给了他一下,“你还真敢回来?!”

Wut的颧骨和嘴角很快就肿了起来。

为了过几天的工作,他不得不接住接下来的两下,捏着对方的拳头不让他再打。

Frank气得狠了,连眼睛里都有些充血,他挣了两下没挣开,不管不顾地就低头恶狠狠咬在Wut嘴唇上,“你他妈……”后面的话他没再说下去。

Wut在他唇舌间尝到了些许的铁锈味。


“为什么要走?”对方模糊地说着,咸涩的味道顺着对方的舌尖传递到味蕾上。

Wut的手臂垂在身体两侧,也不像以前那样温柔地抱着他后背,语气也是淡淡的,“工作嘛,没来得及跟你说而已。”

“而已?”Frank提高了声音,听起来既愤怒又恐惧,“手机关机,邮件不回,连New都说不知道你去的哪儿,我还以为……”他用力地深吸了一口气,艰难地说完,“我还以为……连你也走了……”

Wut笑了笑,“怎么会?我那么多合同在这里,哪里有这么容易就走?”

Frank咬牙问:“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说?”

Wut平静地反问:“我为什么一定要跟你说这些?”

Frank被他问得一怔。

“因为我喜欢你?”Wut轻描淡写地说出这句话时,Frank的脸颊耳朵微微泛红,但他的下一句话又让对方脸色苍白起来,“十年,是个人都会累的……更何况你也只是把我当另一个Tiw而已。”

说到这里,他似乎是觉得有些好笑,“我跟Tiw哪里像了?你怎么会觉得我是第二个他的?”

看着Frank愕然的眼神,他赶紧补充了一句,“上次和New来找你们的时候,不小心听到了你和Jet在聊,我一直挺想知道为什么的,就是没问过。“

Frank的表情有些纠结。他支吾着说道:“你和Tiw一点都不像,只是……”

“只是什么?”Wut挑眉看他。

Frank的脸皮蓦地涨得通红。

他有些磕磕绊绊地说:“……我高中的时候喜欢Tiw,但我一直都把他当朋友。”

Wut钳住他下巴,不紧不慢地说:“这关我什么事?”


“我对你的感觉,和以前对Tiw的感觉是一样的。”

他闭上眼迅速地说完,再睁开眼时,却发现Wut仍旧是面无表情的模样。

“其实你早点说的话,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了。”对方那冷静的态度像是在谈论另一个人的事情一般,看得Frank好一阵呆愣,“问了你好多次你都不回答,我一直以为你喜欢Tiw,吃饭那天我也问你了,你说有Tiw在不用找我。”

他把腿上的人架到一边,轻声叹息:“我跟你说过的,你只要不再招惹我,我自己会放弃的。”

说完,Wut丝毫没有留恋地起身上楼,走进黑洞洞的卧室里,独自坐在床沿一动不动。

也不知过了多久,大门开了又关地重重响了两次,一串急促忙乱的脚步声就朝着楼上来了。

对方几乎是踹开了卧室门。

“睡都睡过了,你以为我喜欢Tiw?”对方径直将他扑在床上,贴上来的身体还沾了些许外头的凉意。两人的脸碰到一起,Wut听见他恶狠狠地在自己耳边咬牙切齿,脸颊上蹭到的液体还带着滚烫的温度,“说什么喜欢我,我呸!嗷,你除了等你还会干什么?除了胡思乱想你还会干什么!我不喜欢你我会躺平了让你操?”

他的话里带了些难以察觉的哭音,“你跟我半斤八两,凭什么是你先扔下我走了?”他静了一会儿,声音又渐渐狠起来,“你想走也行……”

他能感觉到对方修长的手指在颤抖着挑开他的衣襟,那细小的牙齿沿着锁骨到胸口,在他身上烙着痕迹。

那不安分的动作最后还是停了下来。

Frank伏在他胸前,妥协似地说:“我真的不是故意让你等到现在……对不起,如果你不开心,你想走的话,我没问题的。”


寂静的黑暗中,Wut的叹息声听起来格外清晰。

他抬手环住对方的后背,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抚摸,久违的温柔姿态令怀里的人身体有些僵硬。

“有的时候我真的讨厌你们这对青梅竹马……一个两个都来招惹我。”他把人按进怀里,下巴抵着对方的发顶,含糊地呢喃,“Tiw就算了,我凶一点他就开始纠结不敢来了,你倒是好,一招就是十年,怎么都赶不走……现在都爬到我身上来了。”

Frank把脸埋进他胸前,“放屁,明明是你先烦我的,天天不吃饭,昏了就有人给我打电话,什么家里太远来不及回去睡觉非要跟我挤一起……嗷,你还哄我妈给你做饭,害我动不动就要给你送,你以为我是送外卖的吗?”

他说话的声音闷闷的,隔着血肉与肋骨,引得Wut心脏好一阵颤动。

“是是是……一直都是我在招惹你。”Wut将他搂紧,低下头轻声问道,“既然都陪了我十年了,还想不想多陪我一段时间?”

半晌,他听见他问:“一段时间是多久?”

“你决定吧,什么时候你腻了,就不用陪我了。”

“嗷,你是不是蠢,我怎么知道我什么时候会腻。”

“……没事,我会等到你知道为止。”

Frank安静了一会儿,忽然攀着他的肩膀起来,捧过他的脸,抵着他额头笑起来。

“嗷,那你肯定是等不到了。”





【后记】

其实我最后还是用了改过的结局。

这差不多是我在EP10以前开的脑洞了,中途BLX离开了一阵,回来发现导演的脑洞也开了所以顺势加了许多私设进去,基本就是OOC到了极致,感谢各位还有看文留言的……其实我有在看留言但是我实在不太好意思这么删号回来还和你们聊天。

本身打算开个26章节左右的长篇(没错我就是喜欢26),实在是被神展开折腾到了所以压缩了许多,有些内容就不便写出来了,而且顺便改动了结局。

原本的构思就是狗血的双向暗恋和同居生活。老吴的关键词基本就是缺爱和极端,大约就是设定成了喜欢一个人就必须要这个人全部是自己的←这种感觉,饭卡的关键词就是喜欢逃避和分不清界限。

我起初看美男的时候就一直有在脑洞丢会被他们两个逼走这件事,丢的性格太不够果断又容易心软,或许无法做出决断以后决定自己把苦头吃进,然后离开。

脑洞了丢的离开之后,忍不住就想到了饭卡应该是会大崩溃的……直男组的两个都是跟大家关系都好但是点到为止的类型,只是熊杰把这规律适用于所有人而饭卡有个致命的软肋而已……脑洞到饭卡的大崩溃,就想到了“这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就是你的敌人”这条铁律。

↑↑↑这大约就是脑洞的成型了。

反正就是崩溃以后两个人待在一起的时间就变长了,饭卡找不到懂他的玩耍对象就和老吴过不去,老吴又正好进了一个水深的圈子,饭卡的存在就显得特殊……基于这些缘由,他们开始双向暗恋,然后在丢的这件事上纠结不定。

原本的结局设定是完全的HE,饭卡不再逃避直接挑明真相,老吴也不再强求一定要眼中只有自己,但是………………EP15开始情敌组就是脱缰野马的剧情啊……脑洞就跟着坏掉了。

——所以其实从第四章结束开始,人设和剧情就有点崩坏,老吴变得更加极端了饭卡变得更加胆小了……这些都必须怪我不坚定地被导演带着走了【手动再见】

而且因为我强行缩短了内容长度,所以导致有些内容也说不清楚,比如老吴对饭卡的态度大转变,是因为饭卡和Jet说了自己对老吴的态度,而饭卡对感情问题的回避态度也是有历史原因的。

总之还是尽量按照后来改动过的人设拗到了现在的结局上。

【啊哈我忘记说了,本篇里的NJN基本就是我们相爱但是不要提的状态,结局里的WF基本也是这样,反正饭卡蠢嘛想不了这么多老吴又作嘛想得太多,还不如……】

我并不是很擅长讲故事的人,多谢各位这段时间的支持,能写完自己的脑洞真是很满足啦。




评论(15)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