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嘴大圆脸

【Wut/Frank】情敌组长篇流水账(6)

惯例高能OOC渣文笔

惯例——不甜不虐没爆点,全是脑洞白开水。


设定提要:高中毕业十年后,Wut大明星Frank运动员。

友情提示:流………………水………………账………………

友情提示2:过渡前半+主线后半

友情提示3:预计周四完结,不完结请你们吃番外。



困兽(2)


新电影正式开机前一晚是例行的采访时间。

记者们早早地围在了台前,没等主创们一一落座就迫不及待地将收音话筒和摄影机居高,从各个角度对准了台上,力求不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采访的前半段基本都是台本上对好的内容,记者们挨个询问电影相关的问题,主创们轮流作答,双方之间默契地一唱一和,气氛虽不热烈但还算愉快。

但娱记们总是希望前面的例行公事可以尽早告一段落,毕竟他们对采访后半段的自由提问时间更为期待。

几位主创也极为配合,简短地回答了前面那些问题后就示意主持人可以移向下一部分。

先前还有些提不起精神的记者们霎时都振作了起来,一个个急不可耐地向在场的主创们抛出刁钻古怪的问题来。

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换导演风波、女主演Vin和男友分分合合的消息、Wut在拍摄前一部电视剧时传出的绯闻……幸好在场的这几个都是老油条,再刻薄的疑问都能笑颜以对,然后看似正儿八经地说了一通以后便悄然地转移了话题。


时间一久,记者们也觉出不对味来了,但他们并没有因此而气馁,反倒是吧矛头转向了这群人里唯一的新人,男二号Daw的身上。

他捏着话筒,面对铺天盖地的古怪问题,显得有些无措。

一片嘈杂的疑问声中,其中一个问题格外引人瞩目。

那个记者越过前面的重重障碍,高声问道:“Daw先生,听说你和Wut先生是第一次合作,如果剧情里有接吻或是激情戏份的话,你会觉得尴尬吗?”

Daw将求助的视线投向Wut,摄像机和话筒也齐齐转向了他。

Wut注视着对方,露出无可奈何地微笑,神态看起来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宠溺。他温声回答:“毕竟第一次合作就要拍吻戏,我们两个刚见面其实还挺……也不能说是尴尬吧,就是不太适应‘马上就要和这个同性谈恋爱了’这件事情。”

他与Daw的视线在空中交汇,Daw立马偏过头去,似乎有些害羞。

Wut继续说道:“这几天趁还没开拍,我们两个私底下也在讨论剧本,对对台词排练一下……Daw的表现很好,我反而有点入不了戏,高中毕业都十年了,看着他都觉得我自己老了。”

Daw连忙摆手,拿起话筒直说没有。

坐在她们俩中间的女主演Vin适时地插嘴:“哎——你们两个可不可以不要成天隔着我说话了,我戏里戏外都要当电灯泡,你们付我工资吗?”

一瞬间,闪光灯连成一片。


想也不用想,第二天的娱乐报道无一例外都与这部新片有关。

电影还没开拍,就因为男主演之间的暧昧关系火了一把。

Wut的公开账户上一下午就多了十几万条回复,有的人兴奋,有的人悲伤,也有人愤怒不已,当然,也有少部分人留言表示这只是炒作而已。

他趁着下午做造型的空闲时候难得拿出了手机,一旁等着吹头发的Daw立马给他发了INS的好友请求。

Wut略一思索,就微笑着加了。

两人互Fo的消息不出十分钟就在网上传了个遍。

Daw感叹着网络通讯的发达,Wut不置可否地点头附和,注意力却完全不在两人的对话上。

手机屏幕一闪一闪,他很想直接按掉这通电话,但他总忍不住要多看几眼来电显示的照片。

一通挂了,另一通又来。

Wut沉默地将手机举在面前,直到那屏幕第四次亮起时才划开了屏幕。


他尽量冷了声音开口,“有事吗?”

“Wut?”他一接起电话,对面的人似乎愣了一会儿才不确定地喊了一声。

不过是两个多礼拜没说过话,对方甫一开口,他却忽然有已经过了半个多世纪的错觉。

电话那头的人又唤了他一次。

Wut清了清嗓子,低声问:“什么事?”

“什么事……”对方的声音听起来十分诧异,好像Wut的这问题完全不在他预期之中。

预期之中的对话是什么样的?调侃一下彼此,接着在Frank气得跳脚的时候又温言安抚,然后隔着遥远的距离,尽己所能地向另一人展现自己的世界。

几年以来,一向如此。Wut突然这么公式化地问起了有什么事,话语中的疏远感再明显不过。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沉闷,“我有什么事情能找你?就是问你明天中午要不要出来吃饭。”

明天中午。

Wut闭起眼睛,拇指抵住太阳穴,无名指稍稍重了力道地按在眼窝上。

沉吟片刻,他回绝道:“明天和Daw约好了要对一下剧本,晚上就要开拍了,没时间出来吃饭。”

“Daw?”对方稍稍拔高了音调,“那个很像Tiw的家伙?”


像Tiw?

Wut下意识地往旁边瞥了一眼,刚刚台上的羞涩大男孩此时正在勾搭漂亮动人的服装师,老成的模样与屏幕上的形象截然不同。

他在心里摇摇头,嘴上却认同地说道:“是有点像。”

对方静了几秒,遂即又尴尬地笑了起来,“嗷,我就说嘛,你怎么会忽然想起来拍一部这种片子。”

他张了张嘴,将否认的话又硬生生吞了回去。

对方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你不来吃饭就算了,我明天叫了New他们。”

“嗯。”Wut的回答听起来满不在乎,“还有什么事吗?”

这一回沉默得有些久,久到Wut一度拿开手机看了看,生怕是自己不小心触到了通话中断的按键。

幸好他将听筒贴回耳边时,他没有错过对方的话。

“Wut,”Frank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般,郑重地说道,“我打算明天以后就搬回宿舍去住了……球队里还是不能常常不在。”

“好啊。”Wut客套地问,“要不要Jet他们送你?”

“不用了。”Frank说,“我会让其他人来接我的。”

两人匆匆地道了别就挂了电话。

Wut抬头看着化妆镜里的自己,神情平静眼神自然,连手都没有抖一下,他突然觉得年初失之交臂的那个演员奖要是放到现在,绝对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旁边的Daw迷惑地问:“Wut哥,明天我们要对台词吗?”

Wut低头把玩着桌上的一瓶发蜡,垂下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令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良久,他才自嘲一笑,“我记错了,是大后天的事情。”


第二天中午New的来电在他意料之中。

Wut那时候正堵在回曼谷的路上,车子里单曲循环着一首自己并不怎么喜欢的曲子,副驾驶座上凌乱地散着一份拆成好几册的剧本,手机就被夹在那些纸页之中,他循着铃声也找了半天。

电话那头有熟悉的背景音乐,似乎是他和Frank常去的其中一家。

Frank总是跟他抱怨这家店位置太难找,但还是常常会跟他在这里碰面吃饭。

Wut听到了一些熟悉的人声,“他不止找了你和Jet?”

New哼了一声,“是啊,还有Ko和双胞胎,连Boss也来了。Peet说他还要帮乐队安排一下替他的人,所以晚上才能过来。”

Wut恍然点头,“Peet还没来吗?怪不得有点吵。”

“你还说Peet?”New听起来有些恼火,“你是哪根筋搭错了,连Frank生日都不来?”

Wut勉强地笑了笑,“哎,我不来也没什么吧?”

“没什么?”New顿时提高了音量,“他现在跟Jet拼着酒,你跟我说没什么?”

Wut呼吸一窒,又舒了口气,说:“你们其他人别跟着他们俩疯就行了,Frank要是喝多了就让他睡在我房间,别让他趴着睡,也别让他踢被子。”

New不耐烦地质问:“要求这么多,你怎么不自己来?”

“你们不是在吗,也不是一定要……”

Wut话说到一半,就被New打断了。

New有些气急,“我们在有什么用?Frank现在难过什么你不知道?你十年的花边新闻都没有这一天来得多,连生日都不来,他在喝什么酒你不清楚?我们是可以陪他过生日照顾他喝多,但你要是来了,哪里还有这种麻烦?”

New向来心直口快,说出口的话字字句句都正中红心。

Wut只觉得胸口发闷。他打开车窗,试图让车子里的空气流通起来,但这一点帮助都没有。

外头的微风拂过他的鼻尖,却令他呼吸不畅的症状越发严重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重重地吁出郁气来,再开口时,连声音都有些沙哑。

“就拜托你们一天了,他明天会回球队训练,不会有太多问题的。”Wut扯开嘴角,僵硬地笑了笑,“你上次说,Tiw还有多久回来?”

电话那头沉寂半晌,才响起New略显懊悔的回答:“四月底吧,Mit他们五月二号的践行,Tiw会赶在那之前回来的。”

Wut挂了电话,弯腰靠在方向盘上,似压抑又似解脱地叹气:“正版的总算回来了。”



评论(14)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