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嘴大圆脸

【Wut/Frank】情敌组长篇流水账(3)

惯例高能OOC渣文笔

惯例——不甜不虐没爆点,全是脑洞白开水。


设定提要:Wut大明星Frank运动员。

补充设定:Tiw毕业后出国留学,Jet摄影师,New杂志模特。

友情提示:流………………水………………帐………………

友情提示2:有这——————么——————长


十年(3)


冲动间就定下了隔天下午的电影约会,难得的休息时间就此泡汤。

经纪人听说他放弃了睡觉休息跑去看电影,气得当场就摔了手机,小小的个子跺着脚发起火来竟然也是气势汹汹,“你明天以后连着三天都要拍戏,让你好好睡一觉,你不听,出去看什么电影?你们两个是连体婴吗?一休息就要凑一起?”

Wut自知理亏,老老实实地低头听训,还时不时点头表示自己确实做错了。

他看起来认错态度良好,但鉴于几年来屡教不改的教训,经纪人现在是恨不得揪他的耳朵好好骂一顿,但他那副累得不行还强打精神的样子实在是令她下不了手。

她恨铁不成钢地瞪着他,郁结地咕哝:“都几年了,你们要折腾到什么时候去……我看着都累了。”

“辛苦你啦,我保证以后不会这么折腾了。”Wut信誓旦旦地说。

经纪人半信半疑地斜了他一眼。

“你知道就好……等等!”她后知后觉地抓住了重点,“什么叫你保证?难不成你明天……”

Wut在唇边竖起食指,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随后他拍了拍经纪人的肩膀,脸上带着志在必得的笑意,“能不能帮我订明天下午的电影?”

经纪人盯了他好一会儿,最后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随便你了,晚上准时给我到场地就好。”


Wut的好心情一直延续到第二天早上的采访时间。

明明采访的话题一度涉及到他最不喜欢的八卦绯闻,他竟然还能全程保持着笑容应答。

那笑容实在过于愉快,以致于连采访他的记者都被他笑得有些毛骨悚然。

经纪人不得不在采访的空隙间警告他收敛一下,他灿烂地摆摆手表示自己懂了,回头就把她的告诫忘得精光。

经纪人捏着水瓶坐在不远处提心吊胆,生怕他说出点不该说的来。

明明是自己接收过的最好相处的聪明人,一谈恋爱智商连恋爱对象都不如……她心酸地想。

不过值得高兴的是,因为Wut的格外配合,原本预定在三小时的采访竟然不到两个小时就宣告结束。

Wut几乎是一下采访,连妆都来不及卸,就直接给Frank打了电话。

接到电话的Frank似乎有些惊讶,“下午?去看电影?”

刚才还笑容满面的Wut脸色一僵,心正悬着,却听见电话那头的人继续说道:“嗷,我还以为我昨天晚上做梦呢……那你什么时候来?”

“哈……做梦梦到我们去看电影?”没想到对方一句话就让自己做了一回过山车,Wut重重地吁了口气,回过神来后又不禁窃喜,“我出场费这么高,你付得起吗?”

对面的人不屑地哼道:“你想收多少收多少,反正我也付不起。”


两人吵吵闹闹地在电话里聊了一会儿,直到电话那头响起球队教练的催促声,他们才仓促地约好两小时后在Frank的宿舍楼下见面。

挂了电话,Wut难得地在其他人面前显露出焦躁的情绪来。

尽管他始终语气温和,笑容亲切,但任谁都看得出他的心不在焉。

临走前经纪人反反复复地叮嘱他记得时间,“最晚十一点,你必须要出现,知道吗?一小时化妆准备都有点紧张了,你能多早到就多早……”

“知道啦知道啦……”不耐烦明明是另一个人的坏毛病,Wut此时却隔着一个半小时的路程被远距离传染了。

经纪人气得直翻白眼,“算了,我到时候给你打电话。”

一被获准可以离开,Wut急匆匆地打了个招呼就从桌上抓了车钥匙就快步往车库走去。

“小心开车!”

还没完全合拢的门缝里传出经纪人的喊声,Wut微微一笑,脚下的步伐却半点没有放慢。


球队的训练场地建在郊外,基本上这条路除了球员和记者常常往返以外,也就Wut这个和足球八竿子搭不着边的人最熟悉了。

早在四年前他就抛弃了导航仪,就算是途中修路他也能找出别的路走,全凭记忆。

来来回回几百趟,哪条路上吵过什么样的架他都记得清清楚楚,更何况区区路线。

说来也巧,平时都会堵上好一阵的公路上居然畅通无阻,平时最考验人耐心的一段路也轻轻松松地过了。

Wut打开车窗。外头的风裹挟着令人躁动的暖意,疯狂地涌进车里,将造型师打理好的头发吹得乱七八糟,他却毫不在意。

他甚至哼起了最近挺流行的一首广告歌来。

那支广告的主角咬下一口松软的蛋糕,惊叹起那松软的口感好像跳跃在云彩上,脚底下轻飘飘的。

他现在的心情也不外乎如此。


作为熟悉的访客,他顺利地通过了门口的保安,开进了集训中心。

明明已经快到了约好的地方,他的心情却比之前在路上时还要急切,要不是这里严令限制了车速,他说不定会毫无耐心地踩下油门直接飙到对方宿舍楼下。

尤其是当他远远看见坐在马路牙子上低头玩手机的人时,那种迫切的心情就愈发强烈。

对方似有所觉地抬头望过来,接着起身拍了拍裤子,站回了人行道上。

Wut正正好好停在他面前。

“今天难得不迟到啊。”Frank扬起眉毛,撑着车门弯下腰,凑近了Wut的脸仔仔细细地观察了一番,嘴里啧啧有声,“嗷,是不是没化妆就来了?”

Wut低头去看车上的时间,“约好的两点,现在才一点四十五……你每次都这么早到吗?”

Frank昂起脑袋,断然否认:“训练结束早了,来这里吹吹风而已。”

Wut指了指他汗湿的衣领,恍然大悟地点头,“难怪,热成这样了跑出来吹风……今天有三十几度来着?”

Frank的眉毛生动地纠了起来,“嗷,三十几度就不是风了啊!”

“是是是,吹风没什么不好的。”Wut笑着应道,“上车吧,再不出发,就赶不上等会儿的电影了。”

Frank撇了撇唇,“怎么就想起来要看电影了?”

Wut看着他从另一边上车,连座椅都不用调整就舒舒服服地躺了进去。

他习惯地替他系上安全带,“上次情人节不是没来得及嘛。”

Frank正忙着连蓝牙放音乐,一听他提起这件事就有些恼火地竖了眉毛,“你还说,迟到两个小时的是谁?嗷,刚买完票就跑了,害得我也没看成……”

“你可以自己看啊,反正都买了票了。”Wut似笑非笑。

Frank哼了一声,“一个人看恐怖片多没意思,旁边都没人乱叫。”

Wut似乎因为这句话陷入了沉思,好一会儿他才赞同地应和:“也是,谁知道碰巧旁边尖叫的是不是人呢……”

“Wut!”Frank抱着刚刚搜刮出来的零食怒吼,“你!”

Wut眼角余光扫到对方突然煞白的脸,毫无负罪感地迷惑道:“怎么了?”

Frank瞪了他好一会儿才一字一顿地回答:“没什么!”

而Wut却听见薯片被重重咬碎的脆响。他无声地笑了一下,将车里的音乐调得更大声了些。


Wut本以为这一天会顺利地过去,却没料到他们回去的路因为车祸意外而被堵得水泄不通。

Frank在座位上翻来覆去地玩手机,时不时地坐起身看看前面汇聚的那片红灯,河流似的绵延向视线尽头的远处。

他又蜷起膝盖缩回座位里,嘴里嘟嚷:“为什么看个电影还要被堵在这里?”

Wut倒是悠哉悠哉,双手环胸靠在椅子上听歌。

Frank念叨了一会儿不见他说话,忍不住地伸手戳了戳他,“哎,Wut。”

Wut侧过头看他,“怎么了?”

Frank眼神四处乱飘,犹犹豫豫地说:“干坐着等不无聊吗?”

Wut假装没有听懂,“还好啊,听听歌,一会儿就不堵了。”

Frank的眉头又纠了起来,失望之色溢于言表,“哦,那你听吧。”

逗弄的目的已经达到,Wut将音乐声调小,迁就道:“要不要陪我聊会儿天?”

“我反正没事啊。”Frank无所谓地耸耸肩。


Wut并不打算单刀直入地问昨天的那通电话。他迂回地说起了早上的采访,晚上的拍摄,然后才渐渐引导着对方说起了那件事。

Frank抱怨他昨天那通电话来得太晚,害得他早上的练习差点迟到。

Wut毫无诚意地道了歉:“真是对不起啦,我也不知道你这么晚还没睡就找你聊天了。”

Frank一噎,“呃——我一直都睡得挺晚啊。”

Wut啧道:“平时十一点多打电话就找不到人了,你睡得还真挺晚啊。”

Frank张了张嘴,半天才憋出一句“你管这么多干嘛”来。

是时候问了。

Wut心里紧张万分,脸上却不动声色,“那你昨天给我打电话干嘛?”

“昨天?”Frank忽然慌张起来。他绷紧了身体,贴着座椅靠背,坐得笔直笔直,将视线移到窗外,毫无底气地反问:“没什么事吧?”

Wut挑了挑眉,质疑道:“没事你来问我什么八卦?”

Frank显得更加手足无措,他的脚在车垫上无意识地滑来滑去,手里的零食包装袋已经被搅成了一团塑料纸球。

被他的表现鼓舞了士气,Wut信心十足地追问:“你问这个干嘛?”

Frank盯着车旁的后视镜小声说了句什么。

他没有听清,“你说什么?”

Frank深吸了口气。

他没有听见他想听见的话。

Frank说:“昨天Jet给我打了电话,New听说了这件事就让Jet来问我,我只好来问你了啊。”


“就这样?”Wut不死心地问。

Frank埋着头,散乱的头发挡住了Wut的视线,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他轻声回答:“就这样啊,我哪里有时间上网看这个。”

封闭的狭小空间里,气氛霎时间凝固起来。

两个人都沉默着,车子里静得可怕。

静到Wut仿佛听见自己的心脏哐地向下一沉,难受得他直有些反胃。

来时踩着的柔软云彩也在此刻轰然散去。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机械地继续进行着对话,却有些跟不上进度。

Frank打了个哈欠,说堵得都困了,让他到地方再叫醒他。

他勉强地微笑,还倾身过去替他放平了座椅。


车祸现场很快就被疏通了。

他有些记不起这段路到底该怎么开,只好随着车流前行。

等他的大脑恢复思考时,他已经离他们要去的电影院很远了,再往前半小时,就是某人心心念念的海鲜市场和阳光沙滩。

这个时点的海鲜市场总是人头攒动,Wut至少还保留了一点理智,驱车避开了人多的场合。

所以他将车停在了离海并不远的公用停车场里。

副驾驶座上的Frank因为前一天睡得太晚加上白天繁重的训练,睡得死沉死沉,偶尔还挺听见轻微的呼声。

他掏出手机一看,已经快七点了。

从这里开车去片场并不是很远,顶多就是一小时,但加上把Frank送回去的时间,哪怕是现在出发也会有些赶。

Wut揉着太阳穴,暗骂自己真是无可救药,这种时候居然还要考虑送人回去。

他又仔细看了眼Frank睡着的模样,确保对方不会被惊醒以后,才轻手轻脚地开门出去。


Wut是毕业以后的第二年学会抽烟的。

那时候他刚被New介绍入行当模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就放弃了大学开始了东奔西跑、上顿不接下顿的日子。

第一根烟抽得他眼泪直流,渐渐习惯了以后,偶尔一次躲在厕所里抽烟却被Frank给发现了。

在对方的强烈要求下,他不得不开始了漫长的戒烟之旅。

他有段时间没碰过这玩意儿了,但是他今天格外想抽上两支,幸好他总是在车里藏一包备用的,否则现在他只能坐在沙滩上对着海面傻傻发呆了。

久违了的尼古丁在胸腔里肆虐,那清凉感总算令他混乱的大脑醒了过来。

他盯着空中那点烟圈,突然回忆起一些旧事来。

比如很多年以前Frank气势汹汹地杀到他的临时住处,把背来的吃的全都塞进他的橱柜里,声称这是他妈妈的要求;

又比如他跟Frank因为谁比较喜欢Tiw而争得天翻地覆,冷战了整整一星期,又在最常去的漫画店里碰了头;

又比如Frank来他家寄宿了几次以后,他强行拖着对方去超市买了新的牙刷漱口杯和毛巾,然后把这些新的东西都和他的摆在一起。

这些事他们在高中的时候都不会做,甚至他们还有过彼此之间不给好脸色的时光。

现在十三班的那些人多半都安定了下来,而他们俩却莫名因为一个意外纠缠在一起。

有时,Wut甚至觉得他们两个是在相依为命。

结果事实证明,会这么想的只有他一个人。


也不知在这里待了多久,Wut的身边已经落了一些烟蒂。

或许经纪人已经给他打了十几通电话催他出发,但现在他完全不想管这些。

正当他自暴自弃地思索着自己应该如何应对导演和制片方的怒火时,手指间却突然一轻,肩膀遂即被人用力抓住。

“嗷,不是说了要戒烟吗?”头顶响起熟悉的聒噪声音。

Wut支着地抬起头,落入眼中的是对方掩不住惶急的神情。

“有点闷,出来透透气而已。”Wut平静地回答。

Frank的额头上有些薄汗,声音也有些喘,“出来透气不会叫我一下?我醒过来就发现……”

Wut问:“发现什么?”

在他的注视下,Frank只得咬咬牙,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发现只剩我一个人了。”

他的声音在发抖。

他的脸色也有些发白,似乎是跑了一路来找他,所以又泛着不正常的红。

他抓着他肩膀的动作很用力,盯着他的眼神亦是如此。

这幅模样和平时精神十足又对他爱搭不理的Frank真是差得太远。

Wut蓦地想起自己手机里的一张照片。

照片里的人同样面色苍白,双颊染着不健康的嫣红,似乎有些发烧,脸上还挂着斑驳的泪痕,明明睡着了却眉头紧皱。


Wut注视着他,良久,才按住肩膀上那只正在发抖的手,重重的叹了口气。

“Frank。”他说,“我只是出来透透气而已。”

对方在他的安抚下渐渐地放松了下来,挨着他的肩膀在沙滩上坐下。

手却死死握住不放。

“怎么可能随便就走了,我还有戏要拍呢,走了你会替我赔钱吗?”Wut笑他。

“……”沉默半晌,Frank闷闷地开口,“嗷,你怎么老管我要钱,都跟你说了我没钱了。”

Wut学着他的样子撇了撇嘴,“我出场费很贵的。”

Frank捣了他一肘子,“你爱收多少收多少,反正我交不出来。”

“没钱就随便我收?”Wut斜了他一眼,“你要不要再无赖一点?”

Frank冲他挑眉,“比你无赖一点就可以了。”

Wut板着脸在他脑门上敲了一下,却被对方龇牙咧嘴的表情逗得笑出声来。

他反握住Frank的手,决定再无视一会儿旁边亮个不停的手机屏幕。





评论(8)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