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嘴大圆脸

【Wut/Frank】情敌组长篇流水账(2)

惯例高能OOC 渣文笔

惯例——不甜不虐没爆点,全是脑洞白开水。


设定提要:Wut大明星Frank足球运动员。

友情提示:流………………水………………账………………

友情提示2:有这——————么——————长


十年(2)


西装革履的男人粗暴地将眼前身材娇小的女子推倒在床,欺身压了上去,毫不怜惜地将她的外套撕开。

女子脸上满是泪水,兔子似的圆眼睛里写满了恐惧和愤恨。她尖叫着,双手用力拍打着男人的肩膀,“你放开我!放……唔!放开!”

男人眼疾手快地抓住她的手臂,单手扣住她的两只手腕按在头顶,另一手轻轻抚摸起了女子的侧脸,温柔似情人,薄唇间吐出的语句却冰冷如刺刀,“你说,今天晚上过去,你还能嫁给我弟弟吗?”

女子咬着下唇,绝望的眼泪顺着脸颊淌下。

……

“Cut!这条过了。”

导演一发话,床上的两人都松了口气。

刚才还神情冰冷的Wut立刻褪下了一身的逼人气势,第一时间将对方搀扶了起来,笑容温暖,语气温柔,“对不起,刚才是不是抓痛你了?”

演对手戏的年轻女演员脸颊微红,不好意思地将凌乱的头发别到耳后,轻声道谢。


这段强暴戏拍完,Wut这一天的工作也宣告落幕。

他神采奕奕地和导演和其他工作人员道别,态度礼貌得无可挑剔,全然没有大明星的架子。

直到坐上公司的保姆车,Wut才彻底地放松了身体,整个人几乎要陷进柔软的皮质车座里。

经纪人打开一瓶矿泉水,插上吸管递到他手边,叮嘱道:“少喝点,明天早上还有采访,喝太多……”

“喝太多会脸肿。”Wut无奈地接了她的话说,“我会注意的。”

看他听话地小口抿着水喝,卸了妆的脸上难掩倦意,黑眼圈也越发明显,经纪人不免有些心疼。

她翻了翻行程表,提议道:“明天采访之后也没什么别的事,你下午就直接回去休息吧,晚上我再来接你?”

Wut捏了捏鼻梁,疲惫地叹了口气说:“你来安排吧。”

经纪人在行程表上记了几笔,提醒道:“你记得手机开声音,我到了给你打电话……还有,”她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皱了眉头从包里翻出Wut的手机来,“下午他给你打了两通电话。”

她这么一说,Wut倒是有了点精神,“Frank?他怎么说?”

“他说,你要是在十二点之前结束就给他打电话,十二点之后就不要打扰他睡觉了……”

闻言,Wut一瞧手机上的时间,“一点了啊。”

他说话的语气似乎有些失落,然而从他的神情中,经纪人却看不出有半点遗憾的意思。

她甚至觉得现在大概是Wut这一天忙碌的工作里心情最好的时候了。


经纪人猜得一点都没错,Wut确实心情不错。

尤其是当电话那头才嘟了一声就被接起来以后,他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电话那边的人没好气地说:“都一点了还打电话过来,你不睡觉我还要睡觉呢。”

Wut问:“那你怎么现在还醒着?”

对面的人静了几秒,底气不足地回答:“被你吵醒啦。”

Wut故作惊讶地说:“那真是对不起,要不我先挂了,你继续睡觉……”

“嗷,我都醒了还睡个屁啊!”对方气鼓鼓地打断他。

明明对方的语气谈不上温柔,甚至可以说有些凶巴巴的,Wut却难得发自真心地微笑起来。

他闭起眼睛靠上椅背,几乎呢喃般地轻声问道:“那陪我聊会儿天?”

经纪人识相地换到了副驾驶座上,还顺便摇上了驾驶座和后座之间的隔板。


说是聊天,其实更像是行程汇报。

Frank会说起训练的时候谁谁谁的裤子被扯破了,或者是更衣间里谁又因为找不到衣服不得不裸奔到休息室。

其实有些日常琐事并不是很有意思,但他说话的语调总是那么抑扬顿挫,哪怕是讲午饭吃了什么配菜都能说得感染力极强。

相比对方枯燥的训练生活而言,Wut可以说的事情有许多,只是这年头的狗仔都早早地替他把能说的都发上了报纸网上,有些事情没等他开口,Frank就已经从其他的渠道早早地知道了。

比如关于他和那个新剧女主角的八卦。

Wut正说着今天拍的那个狗血误会桥段,Frank却忽地说起了和他演对手戏的那个女主角。

他问:“那个女生好像以前是你的fan吧?”

Wut一怔,“你怎么知道的?”

对方理所当然地回答:“这种事情,网上查一查就知道了吧。”

“网上啊……”Wut先是恼火于八卦消息的传播速度,遂即又反应过来对方在这句话里不小心暴露的一些事实。他促狭地问:“你不是训练很忙嘛,怎么还有时间上网查我的八卦?”

“呃……我……”对方一时答不上来。

Wut装出迷惑的声音继续追问道:“我都不知道,你还挺关心我感情生活?”

电话那头的人陡地提高了音量,反驳道:“谁关心你感情生活了?你爱跟谁在一起,管我什么事……”

“是是是……你说的没错。”

对方解释只是出于同学一场的原因来问一下,却总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Wut叹气,“其实你不想自己做十三班唯一一个单身汉可以直说的。”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而且你知道我不喜欢女人。”

对面静了一会儿,才响起某人模糊的咕哝:“你喜欢男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车厢里突然静了下来。

没等到Wut的回应,对方在电话里喂了几声,告诉他换个信号好的地方再打来,接着匆匆地挂了电话。

Wut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着通话已中断的字样,回想起刚才两人的对话,心脏突然跳得飞快,甚至连掌心都有些微微冒汗。

他的手指有些颤抖地点开通话记录的第一条,回拨了过去。

第一声还没响完,对方就接了起来。

“你刚才突然就没声音了。”对方的声音里透着明显的困意。

Wut随口胡诌道:“刚才过桥底,一下子没信号了。”

“嗯……挂电话之前你说到哪儿了?”

“你不是问我……算了,你明天下午有空吗?”Wut更想现在就直接问清楚,但对方那昏昏欲睡的声音令他有些不忍心继续逼问下去,“上次情人节我还欠你一场电影,正好去看了吧。”

对方似乎有些跟不上他的思路,“明天?情人节?”

Wut意识到电话那头的人现在完全处理不了太过复杂的信息,索性直接说:“明天下午跟我出去,嗯?”

“明天下午啊……”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迷茫,“我正好没事。”

“那我明天来接你。”Wut温柔地说,“睡觉去吧。”

对方嘟地一声挂断了电话。


评论(4)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