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嘴大圆脸

【Wut/Frank】情敌组的超短篇N则

1. KTV

酒精不仅仅会麻痹人的思维,连同听觉视觉也会随之暂时退化。

Frank需要一点酒精来冲淡失恋的心酸,但他喝得太多了。

所以Jet问他问题的时候,他花了好一阵才理解了对方的意思。

回答时他手舞足蹈,一句话说得颠三倒四。

Golf开玩笑要录音给他妈妈听,Frank竟然一时没有听懂这句话是个什么意思,只听见旁边有人嚷嚷着他死定了他死定了。

那声音仿佛裹了层厚厚的棉花,听起来沉闷而模糊。

Frank试图站起来听个仔细,却被一旁的Boss给按着肩膀塞回了沙发里。

KTV里一阵哄笑。

他苦笑着摇头,含糊不清地说:“我醉啦……”

结果Boss又给他塞了一瓶。


喝多了的好处有许多,比如他暂时地忘记了那个女老师,比如他可以跟着双胞胎的魔音绕耳摇头晃脑。

喝多了的坏处也不少,就像现在,他被汹涌的尿意憋得稍稍清醒了几分,但身体仿佛跟灌了铅似的沉重,挣扎了好多次都没有从沙发上爬起来。

Frank昏昏沉沉地趴在沙发背上,自暴自弃地思索如果直接尿在这里会不会被这群人打出去。

有人从背后扶了他一把。

他勉强地直起身,半晌才在眼花缭乱的灯光中辨认出这人牙套上的反光,“噢咦……是你啊。”

他把对方甩开,却腿一软差点就要摔倒在地。

Wut眼明手快地提住他的领子,平静地说:“你真的不该喝这么多的。”

Frank没有听清,“你说什么?”

他整个人都靠过来,耳朵几乎要贴到Wut嘴边,“你刚才说什么?”

Wut对着那一脑袋的酒味嫌弃地翻了个白眼,但他还是耐心地放慢了语速重复了一遍,“你不该喝这么多。”

这回Frank听清了。

他把Wut揪在他衣领上的手指一根根掰开,脸上是Wut最熟悉的挑衅表情。

“关你什么事。”他轻飘飘地说着,然后重重推了Wut一把。

其实那力道也就一般大,因为Wut只是晃了晃身体,但喝醉了的那个却踉踉跄跄地退了好几步,直到背撞上墙才停住。

Wut又去扶他,Frank一拳头就往他脸上捣,“哎咦——谁要你帮忙。”

这一下,饶是Wut这样的好脾气,也有点恼了。

他落下一句“没打算帮你”就转过身去,正想着让这醉鬼自生自灭算了。

冷不防醉鬼Frank一下拽住他的领口,“等等。”

Wut被扯得一个趔趄,鼻梁直挺挺地就撞上了对方的额头。

他捂着鼻子痛得闷哼,醉鬼却好像没事人似的还抓着他领子喃喃自语,只是额头上多了一道红痕。

Wut正要发作,醉鬼却抬起头迷惑地看着他,“你怎么穿了我的衣服来?”

没等Wut反应过来,醉鬼的手更加不老实地去拉他的外套拉链,“哎,干嘛穿我衣服来……”

Wut连忙按住他手,“这不是你的那件。”

醉鬼一脸不信地盯着他看,“为什么不是我的?”

他得寸进尺地宣称:“它长得跟我的那件一样,就是我的了。”

和醉鬼讲逻辑,是行不通的。

于是Wut回答:“我这件又不是你的号,你怎么穿?”

醉鬼歪着脑袋,一副沉思的模样,似乎被这句话给说服了。但没过多久,他又嚷嚷着要看衣服到底是多大号,接着就动手要扒那件外套。

Wut额角上青筋突突直跳,直懊悔自己为什么要多事去扶他。

醉鬼踮着脚趴在Wut身上,翻开衣领看清了那上面是自己不太穿的大号以后,才心满意足地放过Wut。

“不是我的衣服你早说嘛……”醉鬼勾着他肩膀靠在他胸口,嘴里咕哝着抱怨,“害得我憋尿憋得辛苦死了。”

Wut一手拦腰抱住醉鬼,一手按住额头。

这种时候……还是把这家伙丢出去比较靠谱吧。

 

 

 

2. 关于恐怖片

自从发现Frank挑的电影基本都是用来催眠的剧情片以后,Wut决定限制对方挑电影的权力。

但为了体现民主,他在选影碟的时候还装模作样地问:“你有什么特别想看的吗?”

Frank趿拉着鞋子,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晃晃悠悠地跟在他身后,懒洋洋地回答:“我想看露点的,你敢看吗?”

Wut挑眉,“露点的?”

Frank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补充道:“我说女的,你看吗?不看就拉倒。”

Wut从架子上抽出一盒碟片,夹在食指中指间晃了晃,“我是能看,不过你看恐怖片,真的不会吓哭吗?”

只不过随口一激,Frank立马跟戳中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

他劈手夺过那盒碟片,潦草地扫了眼剧情简介,不屑地哼了几声,“嗷,不就是讲护士的恐怖片嘛,老子又不是没看过,你到时候吓到了可别往老子身上扑啊。”

Wut见对方又是那副扬着下巴趾高气昂的得意模样,夸张地耸了耸肩,“行啊,那就看这个了。”

看电影的具体过程因过于血腥暴力,略过不表。

当天晚上,Wut正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被子被人鬼鬼祟祟地掀了开来。

他翻了个身,把人拉进被窝,“怎么了?”

被窝里静了片刻,才听见Frank忿忿不平的抱怨:“我靠,导演脑子是有病,衣服脱光了就弄死,都快心理阴影了。”

Wut原本还倦得睁不开眼,听他这么一说倒是清醒了一些。他忍不住笑他,“你不是说没问题吗?”

Frank窝在被子里,嘴硬道:“我是没问题啊。”

Wut把被子一掀,坐起身来打量着床上蜷成一坨的家伙,“没问题回客厅睡啊,睡不着还可以再看两遍,我房间隔音效果还不错……当然啦,你要是怕的话,睡这里我也不反对——”

床上的人翻了个身,四仰八叉地占据了大半张床,耍无赖道:“我没有怕啊,我只是觉得——客厅离厕所太远了,睡你这里比较方便。”

光线昏暗的卧室里,某无赖的眼睛倒是猫似的亮。他咧嘴一笑,支起脑袋,侧身靠在枕头上,挑衅似的说:“当然啦,你要是觉得我睡在这里,你怕的话……我回去睡客厅也没问题。”

Wut差点就嗤地笑出声来。

但他还是勉强忍住了笑意,不露声色地点了点头,同意了Frank的提议。

当对方露出了一如既往的得瑟神情,冲着他挤眉弄眼摇头晃脑的时候,Wut舔了舔嘴唇,俯身对他一笑,“Frank。”

似乎是被他突然的接近吓了一跳,无赖的表情瞬间就变了,“你干嘛!”他手忙脚乱地要坐起来,却差点撞上面前的Wut,对方不闪不躲也不退后,反而是手撑着枕头两侧越靠越近,逼得他不得不躺回原位。

窗外透进来的月色映在墙上,两个人的影子贴得极近,再差一点,就几乎是要合二为一了。

Frank慌得紧紧闭眼,却没有别过头。

许久,他听见Wut扑哧一声笑了。

枕头两旁的重量一松,与此同时,身边的床垫骤然一沉。

Frank睁开眼,扭头看向旁边,Wut正支着脑袋侧身躺在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Wut叹气似的说:“Frank,我房间离厕所很远的,客厅还比较近,你又不是没去过。”

……

至于第二天,Frank再度缺席A片五人组的聚会,那就是另外一说了。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