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嘴大圆脸

【Mit/Bank】超短篇N则

【前方OOC短短短预警】

 

(1)钱包


Mit是个十分念旧的人。


就算换了新手机,他偶尔也会把旧的那部4s拿出来用一用;就算Golf对他态度恶劣,对方要是有点什么困难他还是照帮不误;就算皮夹的边缘被磨得有些掉色,他还是会继续用下去。


但凡是在Mit的生活中留下过痕迹的人和事,Mit都不会轻易抛在脑后。


Bank原本把Mit的念旧看做他许许多多的优点之一,但当他发现Mit仍旧保留着钱包里那张前红颜祸水的照片以后,优点立马就成了大大的缺点。


这张照片背后藏着Mit当年追妹子不成还搭进去一个兄弟的黑历史,Bank完全无法理解Mit为什么还保留着这张相片。


每天打开钱包,回想起这段初中时候的恋爱惨剧,真的不会从此对女人产生阴影然后变弯吗?


Bank忍不住忧虑。


他在Mit面前想来藏不住太多心思,于是在一次补习课后,Bank盯着收拾书包的Mit问出了自己心底的疑惑,“Mit,你为什么钱包里还摆着前女友的照片啊。”


Mit被他问得一愣,“照片?”


Bank点头,“哎,就是你初中那个女朋友的照片啊。”


Mit收拾书包的动作一顿。他疑惑地看向Bank,反问道:“我上次不是跟你说了她的事情吗?”


Bank回答:“我知道啦,我是想问你,那你为什么还把她照片留着。”


“哦——”Mit恍然大悟般地点点头,拖长了声音重复了一遍Bank的问题,“问我为什么要留着照片吗……”


Bank连忙点头。


Mit继续拖着声音说:“哦,这很简单啊——”


Bank一脸好奇地靠近了听。


“因为——”话才开了个头,Mit突然凑到Bank面前问,“你关心这个干嘛?”


“嗷——唔!”Bank被对方突如其来的接近给吓得低声惊呼,他拍开对方捂着他嘴的手,气恼地等着对方问道,“你干什么呢Mit!”


Mit一脸无辜地回答:“没干什么。”


Bank鼓着脸埋怨:“你吓了我一跳!”


Mit忍不住笑了,“看你听得很认真,所以觉得吓吓你大概很好玩。”


Bank翻了个白眼,吐槽道:“你这是什么恶趣味?压根就是打算转移话题吧。”


Mit慢悠悠地把最后一本书塞进包里,“你都这么问了,我还怎么转移话题。本来是打算跟你说的,但是我想了想……我都跟你说过照片的故事了,再告诉你为什么我把照片留着,好像有点太亏了。”


Bank愕然,“太亏了?”


“是啊,太亏了。”Mit把书包甩在背后,勾着Bank的肩膀往图书馆外走,边走边说,“所以……你要是不告诉我你为什么问我这件事,我就不告诉你为什么我留着照片,这样好不好?”


Bank被耳边吹拂的热气蒸得半边身体都有些发烫,但好歹他的理智尚存,并没有当场答应对方这个明显有陷阱的提议,“你要知道这个干什么?”


Mit几乎是贴在他耳朵边上轻声呢喃:“你又不是我老婆,管我这么多干嘛?嗯?要知道我感情上的事情,就公平点,拿你的来换好不好?”


好像……自己挖了个坑,然后跳下去了啊。Bank头脑发昏模模糊糊地想。

 

(2)老婆

Bank最近很怨念。


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Mit老是老婆老婆地称呼他,害得他都有点想入非非。


“我打电话你都管,你是我老婆吗?”


“哎,上课不听作业还要我教,你是我老婆吗?”


“想去夜店就去咯,问我干嘛,你是我老婆吗?”


基本最近的每次对话都会以这个作为结尾,就连Line上发消息都会时不时这么问一句。


时间久了,Bank也有点搞不清楚Mit到底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所以Bank就和Mit提了这件事。


Bank说:“你不要老是老婆老婆地叫咩……很尴尬的,明明是好兄弟嘛。”


Mit挑眉看他,“你很尴尬?”


Bank趴在桌子上,语气软绵绵地抱怨:“是啊,要是别人真的当真了怎么办?我把你当哥哥看的吧。”


Mit沉着脸不语。


半晌,微笑重新回到他脸上。


“那行啊,反正你把我当哥哥看嘛。”Mit坐在Bank身边,笑着提议,“那今天带弟弟你去夜店玩好不好?”


Bank眼睛刷地亮了,“可以喝酒吗?”


Mit伸手揉了揉对方的头发,“可以啊。”


Bank雀跃地跳起来,“那我给我姐打电话让她别来接我了!果然还是Mit你最好了!”


Mit微笑着回答:“没办法啊,谁让你是我弟弟嘛。”


弟弟。


刚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Bank本是很高兴的。


但是几个小时之后,在夜店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当Mit面对穿着暴露的火辣美女们介绍他是弟弟的时候,他突然又有点不爽了。


Mit被美女们围在沙发卡座的中间,隔着几人的距离冲着他晃了晃酒杯。


Bank看出他的嘴型在说,弟弟哦。


去他的弟弟!

 

 

(3)文艺向

 

Bank喜欢他,Mit心知肚明。


Bank并不是一个擅长掩饰感情的人,平日里那些小眼神小表情小动作早早地就出卖了他的心思,他借口说把Mit当做哥哥,但这理由显然不是很站得住脚。


除了毁灭世界的兄控们,哪家的弟弟会对着哥哥流露出爱慕依赖的眼神?


但Mit的心思总藏得很深,绝大多数时候他总是一副直男的样子,在INS和Facebook上给姐姐的照片点赞,偶尔Bank却觉得Mit似乎也喜欢自己,比如Mit干涉自己抽烟时露出的焦急表情,又比如Mit对自己格外的包容态度。


Bank试探过几次,给贝拉送水却被识破,和其他人亲近他也并不在意……他的这些小动作Mit似乎都没有放在心上,反倒是Mit随意的一句话却容易令他心神不定。


所以Bank求助了自己的姐姐。


他姐姐从来都是个不靠谱的人,但这次倒是给了个很靠谱的主意。


他央求了Mit带他去夜店,Mit点头了。


然后他按照姐姐的说法,穿着带帽衫,里面没有穿任何其他衣服,拉链开得很低,露出小麦色的胸膛。


Mit在夜店门口见到他的第一时间就伸手替他拉上了拉链。

 

(4)关于游戏

 关于游戏

Mit是个游戏狂人。

他房间里有满墙的游戏光碟,各式新旧游戏机整整齐齐地按照发售时间排在书架上,房间一角的XBOX旁边摞着高高的一堆光碟。

这场面实在太过壮观,第一次来Mit家的时候,Bank都有些看呆了。

Mit推着他的肩膀往房间里走,“哎,你别傻站在这儿啊。”

Bank回过神来,一脸惊叹地感慨,“这些游戏你全都玩过咩?”

他难掩兴奋地原地小跳了几下,期期艾艾地回头看着Mit,问:“Mit,我可以玩咩,呐呐呐呐呐可以借我玩吗?”

那副期盼的小模样不由得逗乐了Mit。

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不能玩,说好是来写作业的。”

话刚落音,他如愿见到了自己想看到的表情。

Bank语气哀怨,“真的不能玩吗?”

Mit板着脸,把他推到书桌边,抽了张凳子又按着他肩膀坐下,“嗯,现在不可以。”

“那好吧……”嘴上虽然是答应了,但那浓浓的失望藏都藏不住。

Mit叹气。

他撑着Bank的肩膀,绕到椅子后,放慢了语速,诱惑似的说:“现在……是不可以,但是作业写完——”

刚才还低着头一副委屈模样的Bank瞬间就活跃了起来,他仰脸望向Mit,欣喜道:“写完我就可以玩了吗?”

Mit躬下身,摇头否定,“不行。”

Bank那喜悦的表情瞬间又垮了下来,“哈?不行咩?那你干嘛还说作业写完。”

那怨气几乎都要满出屋子了。

Mit憋不住笑出声来,他反手刮了下Bank的鼻梁,安抚道:“你总不能自己一个人玩,让我在旁边看吧?”

Bank眼睛一亮,“那我等会儿可以和你一起?”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抬手就往Mit胸膛上打了一拳,“哦咦——你刚才是故意的!”

Mit笑嘻嘻地直起身,用力地揉乱对方的头发,“哎,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隔天,班里下课玩游戏的人又多了一个。

 

评论(5)

热度(1)